2019-07-09 13:36:00 来源: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:孙鹏
核心提示:文章称,资本主义带来了这种财富和进步,但它有一个弱点,即“资本过剩”,这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是“死于成功”。

【延伸阅读】希腊前财长:资本主义停滞趋势再度显现

参考消息网3月25日报道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3月19日发表希腊前财长、雅典大学经济学教授亚尼斯·瓦鲁法基斯的文章称,资本主义陷入停滞的自然趋势正再度显现,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一种后资本主义愿景。

“神奇数字”并不存在

文章称,在1929年股市崩盘后,大萧条到来,当时几乎所有人都承认,资本主义不稳定、不可靠、容易陷入停滞。然而,在随后的几十年里,这种观点发生了改变。因为资本主义在战后的复兴,尤其是冷战后的金融化全球化热潮,人们对市场的自我调节能力重拾信心。

如今,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过去10年,随着资本主义陷入停滞的自然趋势再度显现,这种信心又一次崩塌。

文章称,一个资本主义经济体要想实现平衡,现行实际(经通胀调整的)利率需要是一个神奇的数字。

首先,它必须令雇主对有偿劳动力的需求和可用劳动力供应达到平衡。

第二,它必须令储蓄和投资实现均等。如果现行实际利率不能平衡劳动力市场,人们最终将遭遇失业、不稳定、人员潜力浪费和贫困等问题。如果它不能将投资提升到与储蓄相同的水平,那么通货紧缩就会到来,而这反过来会导致投资水平更低。

文章称,对资本主义能够造就这个神奇数字的信心源自老生常谈。经济学家米尔顿·弗里德曼曾得出结论称,实际利率会自动稳定在能同时消除失业和过度储蓄的神奇水平。

文章认为,如果事实如此,那么资本主义永远不会陷入停滞,除非插手干预的政府或追逐私利的工会破坏了它令人赞叹的机制。但是,事实并非如此,原因有三:

首先,神奇的数字并不存在。第二,即使它确实存在,也没有任何机制可以助推实际利率趋近于它。第三,资本主义有一种自然趋势,那就是通过强化约翰·肯尼思·加尔布雷思所称的式“技术专家阶层”(通常指公司的管理者、技术专家或法务人员在公司决策中比股东拥有更大的权力和影响力——本网注)来篡夺市场。

宏观调整屡试屡败

文章称,欧洲当前的情况充分表明神奇的实际利率根本不存在。尽管欧洲中央银行的存款利率为-0.4%,但欧盟金融系统中仍有多达3万亿欧元(约合3.4万亿美元)的储蓄,人们拒绝用其进行生产性投资。

与此同时,欧盟2018年的经常账户盈余高达4500亿美元。要想让欧元贬值到足以消除经常账户盈余,同时消除储蓄过剩,那么欧洲央行的利率必须至少降至-5%,这个数字将瞬间毁灭欧洲各银行和养老基金。

文章称,资本主义陷入停滞的自然趋势也反映出货币市场的调整失败。自由市场支持者认为,所有价格都会神奇地作出调整,直到反映出大宗商品的相对稀缺性。实际上并非如此。

文章称,当投资者得知美联储或欧洲央行正考虑改变早先的加息打算时,因为担心这一决定反映了总体需求的黯淡前景,他们会减少投资,而去进行更多并购。这加强了“技术专家阶层”确定价格、降低工资以及用现金购买本企业股票以提高自己奖金的能力。结果是,过度储蓄进一步增加,价格不能反映相对稀缺性。

更准确地说,价格、工资和利率最终反映的唯一稀缺是对商品、劳动力和储蓄的总需求的稀缺。

刺激手段已然不足

值得注意的是,自由市场支持者并未受事实影响。文章称,当他们的教条与现实发生矛盾时,他们将“自然”一词用作了武器。20世纪70年代,他们预言,如果通胀受到抑制,失业就会消失。20世纪80年代,当失业率在低通胀情况下仍然居高不下时,他们宣称无论什么样的失业率都是“自然”的。

现在,尽管工资增长且失业率很低但通胀率未上升,他们又将原因归结为一种新的“自然”通胀率。他们过分乐观地认为,所见的一切都是最自然的经济体系中最自然的结果。

但文章称,资本主义只有一种自然趋势:停滞。与所有趋势一样,它可以通过刺激的手段克服。一种方式是蓬勃的金融化,这能带来巨大的中期增长,但代价是长期痛苦。另一种方式是对盈余进行回收利用的政治机制,二战和战后曾采取这种做法。但在政治像金融化一样出现问题的时候,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一种后资本主义愿景。目前令停滞问题自动加剧所能作出的最大贡献,可能恰恰是激发这样的愿景。

(2019-03-25 14:12:16)

凡注明“来源:参考消息网”的所有作品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